你想创造一所怎样的大学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自然科学

好市多大学

图片 1

我会照着一家律师事务所的经营模式建造我理想中的大学。在律师事务所里,资深律师拥有公司的股权并委派各种各样的行政管理职责,同样,在我的大学里,教职工是学校的股东,行政管理人员为他们服务,而不是反过来。

就像好市多(Costco)连锁店一样 [1] ,我的好市多大学会在一切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缩减开支,以此来保持低的成本,目标只有一个:为终端用户提供有效的服务。(但是,学生们绝不是顾客,哪怕在掏钱的是他们。)

这样,院校的基础设施建设就可以免了,省下来的钱会用到学生们身上。食堂、宿舍、体育特长生培养计划,甚至连图书馆都不是必须的,只要校园建在一个大城市里,学生们都能上网。理想情况下,办学成本可以维持在一个足够低的水准,学费就能把一切都包了。所以,这在经济上也讲得通:假设每个大学教授一年挣8万美元,每学期上4门课,也就是一年教8门课。按照典型的日常开支来算,一门课一年大约要花2万美元。

假设每门课都有10个学生报名,每个人就需要交2000美元。一学期4门课,一学年8门课,学费加起来1.6万美元。好,或许教室的租金是额外的——没有错,所有东西都是租的。宽松的估计,教室的租金费用是每小时50美元,也即一个学生一小时5美元,总共45个课时,每个学生需要交225美元。

学生们或许还要每个人再交4000美元的杂费,这样学费总计2万美元一年。(很遗憾,在这个计划里奖学金是没有可能的。)

现有的高等教育办学模式的一大优点,便是研究和教学的结合。我或许还会开办好市多大学的一个姊妹校——好市多研发所(Costco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给教授们提供一个创造知识产权的工具。现实中最明显的例子便是斯坦福研究所(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那里承接各种各样的科学和教育领域的商业合作。

另一方面,我也会鼓励好市多大学人文专业的教授们通过创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来产生收入。【了解更多:去果壳网小组 MOOC自习教室 】 好市多大学和好市多研发所必须保持相互独立,但临时的人员派遣及其他形式的紧密合作将会得到鼓励。事实上,好市多大学的某些课程就会涉及到在好市多研发所里实习。

如果有彼得•泰尔(Peter Thiel)那样的企业家愿意为不去上大学的人提供基金 [2] ,也许他或者像他一样的某个人会愿意提供建立这所大学的必要的启动资金。创始教师们也可以购买股权,就像律师事务所的新合伙人那样。

或许各个领先的大学也愿意为好市多大学的概念出一笔资。既然他们已经被赐予了这么多的优秀人才,师资和生源都是,多的都招收不过来,好市多大学也许可以把剩下的这部分人包圆,连挑选的精力也省了。

[1] 好市多(Costco)是一家仓储批发会员式企业,在全球300多个地区开有连锁店,商品种类繁多。其经营理念是以尽可能低的价格提供给会员高品质的商品。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好市多在商品策略和卖场的经营管理上都竭力降低营运成本,将省下的金钱回馈给会员,尽可能的提供给会员更多的免费服务。
[2] 彼得•泰尔,美国企业家,2012年福布斯最佳全球创投人榜单排行第8。泰尔的投资履历包括:2004年,他给Facebook投资了50万美元;1998年,联合创办贝宝公司(Paypal),贝宝于2002年被Ebay以15亿美元收购,他净赚6000万美元。在2011年5月,泰尔宣布了泰尔学员计划(Thiel Fellows)的一期班,该班由24位年龄在20岁以下的年轻人组成,泰尔向每人支付10万美元,以便让他们在两年内“组建未来的科技企业”,而不是去上大学。

全球村大学

图片 2

强调对生活的各种意义和行为从多学科角度进行探索的体验式学习,强调对包括文学、视觉和行为艺术以及STEM科目新语言的浸泡式体验,强调在以这门语言为主要语言的文化中生活和学习来在口头上和书面上掌握另一门语言,全球村大学的目标是通过有纪律的参与,力争将学习的焦点重新集中在体验的深度而不是知识的广度上。

在第一学年,学生们会参与4个浸泡式学习板块,每个8周长。全球村大学规定所有的学生一律参与一门研究和写作的课程,在课上每个人都将构建意义、创造知识,而不是仅仅接受前人已经消化过的信息。

通过自己选择的一个主题,从人文或STEM学科里皆可,学生们将会和他们所选领域的专家们配对,这些专家有来自学术圈的,也有不教书的职业人士,他们会和学生们一起协作开展研究协作项目,这将使学生们探索深入研究的过程以及将想法变成最终的书面作品的复杂。

第二个规定板块是“科学和生态学的历史”,在这一板块中学生们将通过对学院社区和当地经济中的资源分布和利用之间的关系进行田野调查,学习科学和生态学的原理。

第三个板块全部用于和优秀的书籍打交道,在这一板块中学生们与各位作者就书中的人物形象展开交谈,讨论这些人物面对的道德选择以及这些选择在文本中以及在学生们的生活经历中所具有的含义。

第一年的最后以一段浸泡式的语言学习收尾,这将在学生不熟悉的世界某地展开,通过在超出其经历范围的领域上摸索行进,学生们将形成对自我的和对他人的认识。

在全球村大学的第二和第三学年里,全体学生都将被要求完成另外的8个学习板块,通过选择多学科的课程,比如“引导探究博物馆和音乐厅在文明社会中的角色”和“世界从政权国家到全球网络的转变”,这些课程的侧重和额外提供的信息将培养学生们把所学转化为实践应用,在比教室能承载的一个更大的背景下发挥作用。

第四年将在海外度过,学生们在一名教授或社区负责人的指导下展开实习,包括每周一次的问答讨论会,和所有一起实习的学生一起,分享各自多种多样的学习经验。

这个活动非常有趣又很有意义。果壳网编译了这次入选决赛的5个方案,让中国的读者也来看看美国人对大学有着怎样的理想,并会受到怎样的启发。 投票结束后,《高等教育纪事报》将公布获奖者名单以及这5名决赛入围者的真实身份。果壳网会继续关注这项征文后续进展,并跟进投票结果。

移动大学

图片 3

高等教育给了学生发现自我和发现新事物的机会,以及对两到三门学科领域的深入了解。若是有哪所大学或学院装作能给更多,那它很有可能是在误导市场。实现这3大目标的一种方法是建立一所四年制的“移动高校”,它的“主场”不是由地点而是由4名教导员所决定——在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和艺术领域各有一人——这4个人在4年的时间里,带着一个只有40名学生组成的班级,在各所院校之间转移。

帮助学生发现自我的最佳方法,是把他们带到国外去,放在一个异域的环境中,让他们接触到“别人”是如何看他们和他们的国家的。移动大学的学生们第一年上的课将是人文。

第二年,根据协议,移动大学的学生们将进入一所美国的综合大学或者专科院校就读,那里拥有一流的社会科学方面的师资力量和课程建设,学生将继续学习第一年修学时去的那个地方的语言。第二年的重点在于民主社会中公民权的意义,学生们将采取跨学科的方式学习。

第三年,学生们将进入一所拥有杰出的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教师队伍的美国高校就读。他们的外语学习将会继续。

在最后一年,学生们会回到他们大学开始时去的那个国家,进入当地的一所大学就读。通过这一年的学习,他们将能说上一口流利的外语,并在一个或多个学科领域中展示出高水平的专业素质,还很有可能具备一些跨学科的专业能力。

这种办学方式利用了现有的高等教育资源,依靠移动大学和学生们访问的各高校之间小心设计的口头协议得以实现。4名教员中的每一位都全力投入到优秀的教授和指导工作中去,每人的年薪是2.5万美元,外加食宿和差旅费。其中一位会多挣2.5万美元,这是他安排商定协议和管理旅行和住宿事宜的酬劳。移动大学办学四年的成本一个粗略的估计为150万美元,其中40名学生的综合费用大约是每人3.75万美元。承接学生的各所美国高校应该提供一些援助,或降低学费成本与他们的平均折扣持平。

移动大学的成功靠的是挑选出优秀的教导员和选择合适的国际院校(学费受当地政府资助)和国内院校(急于降低招收富有冒险精神的学生的人数),找出40名专注于学业而又乐于冒险的学生签署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四年期合约(没有中途退学这一说),得到政府承认,或许还有就是为财政上有困难的学生募得一些私人赞助。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MOOC自习教室

Ent 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译自: 《高等教育纪事报》 College, Reinvented: The Finalists
文章图片: chronicle.com

修道院式大学,21世纪的新高校

图片 4

在大多数关于高等教育改革的讨论中,人们争论的都是如何把我们推向前进入21世纪。坦率的说,我不同意。我会把高等教育往后退。在我新建的大学里,我们都往回倒退800多年,都变成修道士。

这所大学不会吸引人来参观访问,严苛的清贫戒律、行乞为生的生活方式以及与社交媒体的彻底隔绝,反倒可能吓跑未来的学生。大学本就不是给没种的人上的。入学后,学生统一外罩棉袍,面料都是一样的(可以系上装饰性的腰带)。所有的移动设备,包括笔记本电脑和iPad,全都交由门房看管,只有到镇上买牙膏时才能领回。校内通讯一律用羽毛笔沾着墨水在羊皮纸上写;手写体就是你能选的字体。

在课程设置上,这所男女合招的大学会把学生分成男僧班和女僧班,一个班最多15人。一个学年有12个月,跟着公历走;每年放两次假,每次休息6周;还有两个月在外国过。

在整个学年里,全校师僧将从多个学科角度解决一个大的问题,比如清洁水源危机、中东和平,或者怎样办好美国的公共教育。当家长们问起:“你在那儿都学了些啥?”的时候,我的学生们可以答:“拯救世界。”

头两年的课程表是固定的。所有的学僧都学习一样的基础课程:哲学、世界宗教、 莫蒂默•阿德勒定义的名著 、数学、生物、化学,以及中国历史、俄罗斯历史、印度历史和英国历史。此外,学生必须学习阿拉伯语、中文、西班牙语或者印度语。要拯救世界,你得要知道世界上都有哪些人。

第三年,每个学僧会跟一名教职工导师配对,后者将引导他或她走完一个多学科的“攀顶计划”(capstone project)。这将会给众学僧提供丰厚的搜集教授奇闻轶事的机会,也将培养他们的研究技能。通常这一学年也是学僧们开始在学校的葡萄园或酿酒厂工作的时期,理由当然自不用说。

学僧严禁在大四前写简历或者找工作,一经发现即有被开除的风险。在大四这一年,学僧们将离开校园,脱下袍子,跟着毕业的校友一起开始全天的实习。但是,他们必须戴上披风,以此来提醒自己,他们的人生目的是拯救世界(还记得不?)。

除了种葡萄和酿啤酒,学僧们还要自己种粮食,自己煮来吃。这可以降低学费,同时减少对学校伙食的抱怨。不用学习和做饭的时候,学僧们可以在校内的舞厅里放松。学校里有很多的舞厅,虽然大部分都有着迪斯科旋转光球,反反复复播放着《心之全蚀》(Total Eclipse of the Heart),还是有一座学生共舞的大厅,在那里,男僧女僧都像简•奥斯丁小说里的人物那样跳舞。

他们也许是学僧,但他们是有教养的学僧。赞成的投我一票哦~

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发起了一项名为“重塑大学”(College, Reinvented)的征文计划,向读者征集他们心目中大学办学的理想模式。他们收到了来自各界的回应,应征者从大学教授到高校行政管理人员,从本科生到高等教育界的领袖人物,还有对教育感兴趣的其他人,他们给出了不同的答案:有的抽象、充满理想主义;有的详尽具体,在短短500单词内列出了预算和课程设置这样的细节。除了阐释性的方案,编辑部还收到了两部视频和好几首诗。

诗歌 - 重塑大学

图片 5

灵感在求生环境中至关重要,

持续努力,释放专注气场,

观察并回忆精确的信息,

正是我们追寻高等教育的原因。

若从零开始,那么首先应注意,

当前的大学运作已颇为完善,

但我们能做的更多:描述、增进,

以精准的勤奋重新发明大学。

初始,多样性是激动人心的关键,

正如这所大学以分享文化和故事为目标,

不存在种族划分的黑白界限问题,

对世界开放,对所有人发出邀请。

我们生活在未来,因此拥抱未来,

一切科学和绿色研究在此进行,

如果有问题,我们的学生不会焦虑,

即使下周期末,也会发明解法。

当然也会有开支和学费的问题,

眼下的机构似乎在肆意妄为,

我们的解决很简单:尽力而付,

我们相信你的未来,债务无需忧虑。

或者更好:你可以用工作支付,

还可以为你的同学开课!

创新的选项会让我们的大学活跃,

而学生也会专注、成功、繁荣。

不会有学费游行,或突然的账单通胀,

我们的监管者是合作教育的校友,

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这就是

志愿的益处,直到下一批成长起来。

重视技术,创造和分享,

世博会式的乌托邦之地。

也许这样的模式已经被试验过,

但我们的大学会在觉知上胜出!

在求生环境中,牢记灵感,

但重新发明大学? 请不要犹豫——

多样性、科技、重视创新,

我们等待着你的入学申请!

Ps:如果给你一个机会,重新创造大学,你会建造一所怎样的大学呢?

本文由冠军1期8码稳定计划发布于自然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想创造一所怎样的大学

关键词:

会有何麻烦

编辑的话: 上周,科技评论发布了《纽约客》网站博客频道的评论文章: 斯坦福大学哪儿去了?  专栏作者、斯坦福...

详细>>

就不学了

(文/RichardStone)印度尼西亚的儿女在科学技术上远远落后于世界任哪个地方域的男女。可是,印度尼西亚政坛不只...

详细>>

像追美剧一样上大学

本文由《外滩画报》供稿 策划/曾进 文/华琪  编辑/彭朋 免费享用欧洲和美洲常春藤盛名学园歌星教授的教育,并获...

详细>>

MOOC会成为高等教育界的沃尔玛吗

改进派如克雷•舍基(ClayShirky),以及主见“世界是平的”者如托马斯•佛里曼(托马斯 LorenFriedman)纷繁表示,以...

详细>>